第一章 刀笔销列

发布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05-21

大荒西,白民之国,帝俊、帝鸿的后裔,虽说上古时期盛世已衰,却也能在这里见到侠骨柔情,步步江湖。

白民国虽是小国,如同其他的氏族国一样在这片大山海中挣扎存活着,但源于帝鸿后裔在上古时期便久居于此的原因,让生活在这里历朝历代的国君和百姓都心存自豪,传承先祖法道礼贤精神便成了他们自觉自省的国训。加之有较友好的肃慎国为邻,南依上古精气之地轩辕丘,又与西海的龙鱼鳞居国隔海相望的地理优势,让尽管国力与财富不算超强的白民小国,也能在数百年的江湖迭代中平稳安然的存活下来。

虽说白民本宗以帝鸿后裔销姓居多,国君更是销姓世袭罔替,可自上古帝鸿一脉之后,几千年下来,已无人再修得大成跻身仙班,加之灵界中的灵气日益溃殆,更是让这些昔日神仙辈出的氏族惋叹今夕的修炼无望,白民国的国宗神位堂里已冷清数千载、铭位空置不计春秋。

因此,数百年前起,白民国便开始倡导文治、传贤,每年纳贤选拔,代代文臣贤士交替迭出,这其中,有个辅司却是谁也不敢得罪的,那就是刀笔司。所谓刀笔司,是由文臣幕僚组成,以记录史实与历史事件为主要工作,他们每年根据臣子的所做,书写他们的风骨胆魄,也针对君王的言行举止,记录其文治武功。而所写之言可以让人名扬万世,也可让人遗臭万年。因此,君王、臣子对这些刀笔吏们都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

四月,是白民国一年里最好的季节,清风拂面、尘土带香,充满俗世烟火味的市井街巷中,酒楼,是善饮的白民人最钟爱的地方。楼上二层拐角处,正坐着一个文生少年,身形清瘦,个头不高,一身烟青色的文士长衫罩在身上。眼眸清澈内敛,肤色细白润泽,五官俊朗明晰,微动的小表情中略显稚嫩处又多了几分狡洁,举手投足之间看似吊儿郎当的气质却透着一丝油滑和老练。此时,少年正面带着一抹愁容,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发着愣。

“销列,别愣着了,你倒是吃呀,今儿这野鸡腿味足啊”,坐在少年对面的胖子一脸油腻的边嚼边说。

“怎么就这么不顺呢,刚设计赶走一个姓姚的,又空降一个姓贝的,这姓贝的把供奉直接克扣三百两灵石,我这打算娶刘家小姐的本钱什么时候才能攒出来呀?这下可没戏了”。销列自言自语道,端起手中的酒杯,将酒一口饮下。

销列想着自己祖居白民国,靠着祖荫世代刀笔,明明是正派宗传后裔,无奈三代过后家道便开始中落,自己没摊上多少家族恩禄,就连那几件所谓祖传之物也是破破烂烂没法入眼。辛辛苦苦靠自己一己之力混到今天的刀笔小吏实在是不容易,还被隔三差五的空降司史欺负压榨,越想就越觉得憋屈。

胖子一脸怨气的接话,“咱这刀笔司,就是典型的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回回空降下来的都是邻国望族子弟,不就是上古名门氏族的后代嘛,什么防风汪姓,神农姬姓、娥皇姚姓,除了来头大点,你说他们懂个屁呀?“

胖子往嘴里塞了口肉继续说,“要不是遵从联盟训制、世代交好的面子活儿,你说他们中哪个有你们销家更知晓咱们白民国的历史,你们可是从祖上就开始记史铭事了,算是咱们刀笔吏的开山鼻祖呀。你看你现在被外来的和尚挤兑成这样……,说起来都觉得怪丢人的……”胖子瞄了一眼销列,继续啃着肉。

“有正题没正题呀?没听说过富不过三代吗?我这销家第八代刀笔吏能混成今天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白民自建国初始就不是霸强之国,氏族联盟换小富即安一直是君上的外交政策,这有什么错?现在重点是要想个办法从这些空降司史们的身上抠出钱来,能让自己早点过上好日子”销列白了胖子一眼,祖上那些光辉岁月一去不返了,在这萧条末世中,他不指望独身力挽家族盛世,只想不愁吃穿、舒舒服服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胖子将手中啃得乱七八糟得鸡骨头往桌上一扔,抬高声调说,“以我巴罗的性格来办这事的话,就是继续栽赃啊,再找个妓女打晕了,放到姓贝的家门口,然后散步谣言说他嫖完不给钱”

“你傻呀,能不能长点脑子,千篇一律都用这一招,谁都知道是栽赃了”,销列随手给了这个心直口快的发小一记爆痘。

“那怎么办,我们得想个办法呀,如果让他坐稳当了,我们连汤都喝不着了”,巴罗也着急了。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这次我们不能像上次对付姓姚的那样,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销列挠着脑袋,眼神不定的来回转着。

“赶紧想,就指望你了。想个好法子,只要别把咱们坑进去就行。我可指望这个差事讨生活呢”,显然,巴罗更怕丢了官差,被沦落市井底层。

“每回关键时刻你就怂,光靠我也搞不定啊。咱上面没人没关系,没有灵石打点,陷害又没把握一步到位,如果中途事情败露,后果更是不堪设想“。销列说着停了停,似是想到什么,又接着说,”再说了,就算搞定姓贝的,还有个娘娘腔子敬跟我们抢饭碗呢”,销列对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发小根本不抱希望,指望他想出什么大招更是不太可能。

说起那个能书会写的白净小书生子敬,真是没法让销列不放在眼里提防着。不但来路不明,平时出入也是神神秘秘,更出乎意料的是,一个貌似毫无家世背景的年轻小子,自从两个月前考进刀笔司成为刀笔吏后,处事谨慎稳重,为人谦逊低调,竟是挑不出大毛病,虽不懂阿谀奉承,但也未见得罪什么人。平日里对销列更是客客气气,和气温润。正是这样,才让销列觉得此人绝非平庸之辈,自己想要在衙门里混出个风生水起,子敬必是一个不小的障碍。

巴罗忽然像是被点化了一样一拍手叫到,“有了,说到子敬这个娘娘腔,我倒有个主意,这个子敬看来是没有什么背景……”。

“废话,一看就知道是个外乡人。别乱打人家的主意啊。人家一介穷书生,身上肯定也没什么油水能卡……”销列打断巴罗说到,犹豫了片刻,又说,“不过,倒是可以借他做个切入点,想想怎么能通过他整治这新司史……”。

“对呀,老大,我就是顺着你这条思路在想呀……“,巴罗借着销列的引导似乎脑洞大开了,愈发兴奋的说起来,”老大,你看是不是这么个理儿啊……这个娘娘腔哪哪都好,可他是外乡人啊,没有后台,又不懂圆滑,他要想在官场里混,几年后不死也得掉层皮,肯定还不如咱们呢,倒不如现在牺牲一下他,大不了我们之后给他一些灵石补偿啊”,

销列静静地听着,在让巴罗尽情发挥他那不怎么高级的智商之后,又喝了口酒,定了定神,靠近巴罗,低声问到,“罗子,你前段时间不是说弄到一种药嘛,还把这药的功效吹的天花乱坠的,你说,这药用在这事上能起到作用吗?”销列看了看巴罗,眼睛里分明流露出了 “你小子别想把这药藏着掖着,趁早拿出来练练的意思”。

巴罗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对着销列拱了下手,说,“我的哥呀,你脑子咋就那么好使呢!话说我那药可是苍梧①灵物大集上从黑市中流出的东西,转了几道手才被我捞到,听说功力再高的人吃下去,也会变得迷迷糊糊,神志不清,说昏就昏过去…… ”,巴罗说到这,眼睛滴溜一转,继续说,”要不,让姓贝的和这娘娘腔吃下去,造个两大男人之间假凤虚凰的局,我们再在最后时刻冲进去,要挟姓贝的,让他给我们好处,也顺道给子敬某个后路,何愁大事不成”,巴罗说完连自己都咯咯直笑,得意的不得了。

销列沉思了片刻,觉得用药环节要稳妥安排,毕竟他只是想谋点小财,救济一下自己和巴罗,可从未想过要害命,但凡有点夺命的隐患都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于是便对巴罗说,“你到底对这药的用量有没有把握呀?别那两人用了没反应或是一命呜呼了,倒是把咱们给装进去了,折腾一整全泡汤”,销列还是想向巴罗佐证一下药力和功效。

“老大,你是不知道啊,这种药物是新到手的,药效咋样完全还不知道呢,本来是想给香阁的芊红试试,可怕闹出人命,一直没敢用,要不是这次咱们被逼到这个份上,我也没想把这玩意用在这节骨眼上,只能冒险一搏了”,巴罗看似很满意自己的这点子。

“你这货,这么危险的药,哪能乱用,先找条狗试试”,看到巴罗不走心的样子,销列更是确定自己的顾虑是对的,不敢执意莽撞用药,提议用狗做实验,算是个折中又相对安全的法子了吧。

方案一确定,两人赶紧行动起来,吃完饭喝完酒,销列和巴罗弄来一条小狗,抱进屋,给小狗喝了一小碗掺了药的水。小狗喝完水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巴罗见状有点慌,销列示意再等等,看看状况。一注香的时间过去,小狗竟然慢慢睁开眼睛,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又活蹦乱跳的跑出了门。就这么用小狗往来测试了好几次,不同的药量,不同的反应,让销列和巴罗心里都有了数,看来此药再不济也弄不出人命来,至于迷昏作用,只能等用在人身上来验证了。

看到实验还算成功,销列和巴罗开始制定更详细的行动计划,准备三天后由巴罗做东,邀请新司史贝海郭、子敬、销列以及其他关系不错的小吏们去聚福楼吃饭,伺机在贝海郭和子敬的酒里下药,坐等两人中招,虽然伎俩看似老套,但想来简单好用即可。

“巴罗,记住,药量一定要合适,点到为止,能晕即可”,临行动前一天,销列还在嘱咐巴罗谨慎下药,自己觉得坑个贝海郭不可惜,敲他多少灵石都不嫌多。但子敬却有点无辜,人家出色又没什么错,更何况自己只是想借此机会让子敬知难而退离开衙门,把人赶走就算是大功告成了。谁让这不公平的世道不给自己这样的小人物更多施才实干、小富即安过日子的机会呢。

“明白明白。老大,做大事儿,不拘小节,这才是大丈夫所为”,巴罗拍着胸脯倒是安慰起销列来了。他这股子能把屁大点事都当人生大事去做的傻愣傻愣的劲儿,也只有销列能习惯,并且乐此不疲的带着他玩儿。

销列想着,总算是有招儿能使出来了,万不能让自己被这种官场常态搅和的永无出头之日,狠狠心,就这么办了。反正巴罗向来执行力强,而自己也习惯了狗头军师这个角色。万一事情不成功,自己还能装傻充愣冒认个好人,“坏人”让巴罗当吧,他从小装恶的原则就是“不怕别人说他坏,只怕别人夸他好”。再说,他们可是铁刚刚的发小呀,什么是发小,发小就是“小雷大家一起扛,大雷你来抢着扛”。

成败在此一举了,罗子,赶紧从姓贝的身上弄点灵石花花,我还得把刘家小姐娶回家做媳妇呢,早点过上稳稳当当的小日子。”销列为自己在这乱世中的一点小出息沾沾自喜起来。

“老大,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那刘家小丫头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要那么高的聘礼,显然就是爱财不爱人,真要是喜欢你,你就是个乞丐她也愿意嫁。小心日后娶回家给你带绿帽子”,巴罗虽说有点莽夫,但这点莽劲儿却没怎么耽误他交往姑娘,并且自打成人礼之后交往的姑娘一个接一个,不像销列,尽是嘴上说的欢,其实没什么实战经验。于是,巴罗认为娶媳妇这事得劝着点销列,一定要把眼睛睁发亮了。

“滚蛋,芊红才一直给你戴绿帽子,还明目张胆的带……”,销列不服气,怎么也要在嘴上扳回一城,俗话说得好:人倒,势不能倒。

两人边说边哈哈大笑起来,只觉得万事具备,只欠次日好戏登场了。

——标注说明——

①《山海经》海内经:“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疑山,舜之所葬。

【原创声明:该原创小说持有版权,不得随意抄袭、借用,需转发请联系网站管理人员,涉嫌侵权行为者,请自负法律责任】

郑重声明:工作室官网中展示的原创小说【山海劫】【德音药铺】及相关有声作品均为工作室原创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website are from stuio, and the author of original Novel agree by the studio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0 君珩德音   |     技术支持:美享环球
Copyright © 2020 | http://www.shuzi110.com, | E-mail:272308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