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道行尚浅

发布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05-21

聚福楼一夜后,这出阴差阳错的“桃色事件”让四个知情人反应各是不一,首先是当事人之一巴罗,作为销列的发小,巴罗万万没想到一出假龙阳的戏竟把自己给坑了进去,操刀的还是自己最好的哥们,巴罗觉得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小受伤,好在销列用三寸不烂之舌给他分析了局势和效果,只要贝海郭能用钱解决此事,巴罗这点牺牲就不叫牺牲,那叫价值。

巴罗想想销列的说法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自己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每次都是销列这么三言两语的一劝就哄回来了,这次虽说有点严重,但也没跑出老戏路,只是装狠警告销列胆敢把事情说出去,自己一定和他翻脸。

销列当然是答应的美美的,这种事本来就是随机应变之举,在关键时刻用巴罗顶上也是迫于无奈,至于落井下石这事他肯定干不出来,怎么说巴罗也是从小一起混大的兄弟,对此事闭嘴那是必须能做到的。只是现在要看看贝海郭的反应,他判断贝海郭怎么也会破点财来堵自己的口,就等这姓贝的三天吧,三天,怎么也能拿到灵石了。

而这边的贝海郭回到家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回想着自己第二天清晨醒来时发现身边躺着个大男人,还是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两人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又见房门被猛地推开,销列冲了进来,上前就说自己酒量太差,上个毛房回来,就昏睡在了外院,直到早上醒来,看房门虚掩,便推门进来看看……。而贝海郭醒来后、唯一记得的一句话便是销列在自己耳边说“贝司,原来您好这口呀?确实与众不同……确实与众不同,这要是传出去,您可就一夜成名啦……”。

“妈的,这根本就是个坑……”贝海郭反应过来,就觉得哪会有黄鼠狼给鸡百年的好事,想来人家是设好了局等你来跳,“巴罗个傻缺,攒个局怎么还自己往里面跳呀?这智商着实堪忧啊”贝海郭自言自语的说,“酒大家都喝了,这药又是什么时候下的呢?要说,子敬也没少喝呀,他有没有参与这事?”贝海郭脑子里出现一大堆问题,可怎么想都是无解。只是认定了,这挖坑的一定是销列,巴罗就是一枪手。“哼,想用这事敲我一笔,咱们看谁厉害……”,贝海郭在心里发着狠话,“销列,你小子还嫩了点……,子敬那小子也不简单,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贝海郭阴笑着走出门。

接下来的三天里发生的事情让销列措手不及,在销列原先的推测中,贝海郭铁定会为了防止丑闻曝光而带着灵石奉上笑脸巴结他,至少也会在各项事务或晋升机会上对自己照顾有加。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切预想都未出现,相反,贝海郭通过各种“正当理由”合理合法的直接把销列和子敬“发配”了。于是,一堆一堆的脏活累活全扔给了他俩,得罪人的事情全让他们两去做,各种处罚刁难层出不穷,事情的发展完全破坏了销列的计划。销列知道,贝海郭表面和气,实际上暗地里已经跟自己撕破了脸,一副你怎么着我都不怕的样子。子敬虽也没了大好前途,倒也没什么抱怨,每日还是照常忙叨琐碎的事务。

而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巴罗如鱼得水、财路亨通起来,天天被贝海郭叫到身边跟班差遣,颇有点意气风发、壮志欲冲天的感觉。得到照顾的巴罗虽然也有点摸不着北,但总归自己落着了好处,不但每月俸禄有所增长,就连公务事宜都愈发的上了档次,不知情的小吏们都以为是巴罗的一顿饭虏获了上司的照顾,只有销列知道,贝海郭这招顺水推舟着实用得精妙,不但自己没吃亏,还收买了人心。

销列自认倒霉、吃了个哑巴亏,好在巴罗这傻小子把意外之喜所获的各种好处和灵石分给销列,销列自是拿着心安理得,反正这也是大家共同努力所得,想着至少巴罗的日子好过了不少,自己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无非就是忍忍的事,估摸着那贝海郭也是一时气不过,整整自己出出气罢了,过段时间应该就会雨过天晴,大家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天大的恨也就是各自找个台阶顺破下、一笑泯恩仇了。

转眼进入盛夏,恰逢西部水患滔天,洪水一路向西,淹没了不少平原,突如其来的水灾使得白民国西部远离都城的小地方民不聊生。君上让负责农业的牧正司乘黄迅速草拟治水方案,实施治水,乘黄亲自带人西进,打通西峡,设渠分流,根除水患。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水灾被控制住,乘黄众人凯旋归来。

乘黄刚回城,便被府上管家告之他的夫人与太子的官师私通,好在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是没料到刀笔司也知晓了此事,心想,这等私密之事可不能传出去成为笑话,自己到底也算是治国功臣,没等名流千古就先家丑外扬,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实在是丢人,好在此类事情的文史记录颇为难写,虚写、实写皆不易把控,只要事情被“封”在刀笔司,就不用担心会流传出去。祖训有制,刀笔所记之事立场皆中、且均不外传,就连当朝君主也没有权利查看当朝史记内容,只能等新君继位后,才会开放部分史录。想到这里,乘黄松了口气,准备先稳住消息,待自己慢慢验明实情再说。

与此同时,销列也碰到了伤脑筋的事情,那就是贝海郭竟然把乘黄私密家事的记录活儿发配给他来干,这种两头不讨好的事儿,最容易让自己深陷困局。销列左思右想,照实写呢,那铁定得罪人,并且还是比自己高出几级的大官,虚写糊弄一下,又对不起自己祖上干刀笔的初衷和信仰。思来想去,销列决定如实写明事件,虽然到自己这一代,家族已败落萧条,可刀笔精神不能丢,这可是销氏家族的立族之本。于是,洋洋洒洒的一番记录之后,将史簿列册入库。

没想到,自乘黄家事被录入库之后没多久,街头巷尾便开始疯传起小道消息,并且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当作风流韵事传播开来,各种猜测频频出现。牧正司乘黄听闻后立刻传唤刀笔司史贝海郭问其究竟。

“贝司,刀笔之事从不外传,现在我的家事怎么被传得街头巷尾人人在说,你这当头儿的是干什么吃的?“乘黄怒问贝海郭。

“牧正司息怒,我也是刚刚才听闻此事“,贝海郭仿佛早有应对准备,圆滑得回应道,“记录此事的刀笔吏是销列,这小吏向来散漫,素来以刀笔正宗传人为傲,做事自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想来也是过于傲娇,与人闲聊之中无意将事情作为谈资说了出去……,是我教导无方,教导无方了……”贝海郭虚情假意的把所有矛头都指向了销列。

“混蛋”乘黄越听越气,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是个什么东西,敢拿我的事情来闲聊?”

贝海郭见这火被煽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后一扇子,便假装陪笑到说,“您别和这小吏计较了,我回去就罚他一年的俸禄,好好训训他,让他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下次他一定不再就范”,贝海郭故意轻描淡写的把惩罚往轻里说,想最后再激怒一下乘黄。

“还有下次?”显然乘黄的怒气还没过去,“一年的俸禄算什么?你给我听好了,撤了他的官职,赶出刀笔司,永不得再起用此人……”乘黄又一次被成功激怒。

“这……,好吧,好吧,算是杀一个销列,给其他小吏们以儆效尤了”,此时贝海郭内心暗自窃喜,想到自己不用吹灰之力将乘黄家事传入市井,却实实在在的起到了整垮销列的作用。心满意足的转身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官贴一出,销列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全明白了,原以为之前敲诈贝海郭不成顶多也就是忍几个月、被刁难一下,可没想到这姓贝的还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不显山不露水的断了自己的后路,连基本的生计保障都没给自己留,销列立刻觉得自己虽有些小聪明,但面对人心多变的江湖险恶,自己确实经验不足、道行尚浅,心想,离开刀笔衙门也未必是个坏事,现下风气,谁还在坚守真实、匡扶正义?也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酒楼二层拐角处,销列坐在平日常坐着的位子上,点了几道荤菜和一壶酒,吃着品着。虽说已失业有几天了,可是销列没让自己嘴上亏着,好酒好肉的照吃照喝,心里打算着找点别的事情做做。

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巴罗三步并两步的跑上楼,一屁股坐在销列对面,缓了缓神说到,“销老大,我真是说尽好话了,姓贝的是铁了心要弄你”,巴罗边说边四处环伺着。

“妈的,人要点背了,喝凉水都得被噎死,现下,你小子倒是顺了”,销列白了巴罗一眼说道。

“嘿嘿,我这大馅儿饼从天而降,正正的砸在头上,现在还有点眩晕呢。幸亏当时子敬识破了咱们的计划,否责这好事儿就让他得去了“,巴罗被狗屎运弄得沾沾自喜。

“那是我当时机灵,想想,如果子敬和姓贝的联手弄咱们,结果就更惨了”,销列还是觉得自己当时的应变措施是对的,只是想到子敬对药的辨识能力如此之强便隐隐的觉得日后一定还会有交手的时候。

“哎,对呀,说起这子敬也是奇怪,”巴罗接话到,“自从你被刀笔司开除之后,没多久,子敬也提出了辞呈,照说,他只要能忍过这段时间,以他的资质,日后不愁无出头之日呀,怎么也不告而别了呢?“

“你还有空操别人的心”,销列不屑的对着巴罗说,“人家子敬有的是本事,到哪都不会被饿死,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这次是个巧合,以后会怎样,你自己可要自求多福了”。销列想,没有了自己,以巴罗的智商又能在这越来越奸诈的官场存活多久呢?再想想自己当下的处境,也觉得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自己管好再担心别人吧。

“销老大,以后准备怎么办?“巴罗问到,”刀笔衙门是没法回了,你可有想好去哪?”

“谁知道,祖上也没给咱留什么家产,肩不能扛担,手不能提篮的,还能做什么”。销列漫不经心的答道。

“唉… …”,巴罗也皱起了眉头,闷了一口酒进肚。

此时,酒楼里已经坐满了人,旁边桌上两个人说话的音调越来越高,巴罗觉得很吵,“你们小点声儿行不行,知不知道吵到我们了”,巴罗怒道。

“小胖子,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大爷说话,你都管”,旁边桌上坐着两个看起来颇为粗犷的江湖人,左边大汉肌肉坟起的胸膛与手臂上紫色的刀疤,让人一看就觉得触目惊心,而右边的青年虽然没有隆起的肌肉,但一条瘦骨嶙峋的黑色右手,也是透着一股冷意。

销列眼见这两人不同于当地人的打扮和貌相,想是走江湖的练家,身上似乎还有着点功法,忙上前打圆场,说到,“别、别,我这兄弟,在给我排解烦心事儿呢,对不住二位,对不住二位”, 同时冲一边跑堂的小二又说到,“小二,给这二位加个菜”,。

“算了,三哥,别和他们计较,若真动起手来,你这功力定时会伤到他们,咱们一路过来,不便滋事啊。旁边的黑手青年边劝解边小声嘀咕起来,“都修炼这么久了,脾气怎么还这么火爆?”

巴罗看到大汉的刀疤,乖乖的闭嘴。倒是销列听出来了点别的意思,隐约觉着这里面藏着机会,赶忙问到“二位难道是传说中的仙人修士,可曾有需要小生帮忙的地方,但能效劳,无所不辞啊”

“看你小子倒是长的蛮机灵,你是本地人吧,可知道附近有什么市集,我们要采购一些物品,打算去钟山一带探山寻宝”,右手呈黑色的年轻人说到。

“有,有,有,我自是知道,吃完饭,我带二位修士去买东西。”销列嘴上说完,却小声嘀咕道“他们还吃饭,不是说修仙的人都不吃饭吗”。

虽然销列的声音很小,但修炼者的耳力过人,销列的自语自喃被刀疤汉子一字不漏的听到耳里。喊道,“小鬼头,你懂个什么?你说的不用吃喝,要到了成就金丹之后才能做到,否则就算是化形之后的妖族,只要没有成就金丹,都是需要吃东西的”。

“再说,大爷就算是修到金丹,也得继续吃肉,这么好吃的东西,不吃可惜了”,刀疤汉子说着爽快的大笑起来。

“哦,二位修士去钟山哪里探宝呀?“销列小心得问道。

“你们凡民哪里知道,最近东边的长股国发生了件大事,据说有个上古大能坐化的宝地被发现了。此宝地名为木王谷,这山谷可是出宝物和灵药的好地方,还长着一株上古稀世灵药——建木①。建木,你听说过吗?那可是… …“,大汉说着停了停,又漫不经心的说,”我和你说这个干嘛,你又不懂”,随后,又开始大口吃起肉来。

“建木?干什么用的?是盖的房子结实?还是不容易被虫蛀?”,销列确实没有听说过这种树木的名字,猜着到底多好的木头才算是稀世灵药。

”盖房子!“大汉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就说你们凡民孤陋寡闻吧……建木,其身蕴含天地灵气,且自身有魂,枝干刀剑不伤,所产果实更是可生死人肉白骨,如果有幸得到一枚果实,下半辈子就不用为灵石发愁了,你想要啥都行“。

“那么值钱?“销列惊叹世间竟然还有这等值钱东西,“能换个媳妇不?”,销列继续问道,他心心念念的就这点事,也不想要求自己有多大的出息。

“换个媳妇?你每天换一个也能换几百年……“大汉撇了一眼销列,“行了,行了,走吧,带我们去市集,我们采购点东西,少不了你的好处”,显然,大汉不想在这个没见识的凡人面前继续灵药的话题。

“好,好,好……,巴罗,你结账,我去陪二位修士买东西”,销列冲巴罗喊了一声,没等搭话,就跟着大汉下楼,向集市方向走去。

“销老大,销老大,我没带灵石啊,等等…,哎…”,巴罗在后面叫着,却只见销列的身影越来越远……

销列装着听不到巴罗的叫声,带着两个修炼者直奔城南的大集。这个大集占地面积颇大,就连销列这个本地人都没有转完过。在这里只有想不到的东西,没有找不到的东西。

销列带着二人在大集上转悠着,席间采购了不少干粮和肉,还有各种绳子、火石等工具,除此之外,两人还特地买了一些雄黄药酒,销列心想二人莫非还要没事逮个蛇玩……。三人在集市上转了大半天,买的东西越来越多,销列却发现,无论多少东西,交到二人手上,转瞬就会消失,猜这一定是仙家特有的藏物纳件法术。

除了陪两个人采购东西,销列隔三差五的找各种话题和人家闲聊,试图通过聊天探听到更多有关宝地木王谷的信息,只是这二人也着实知道的不多,翻来覆去得就那么几句。销列心里暗自打着算盘,算计着区区一颗建木种子,就能让人陡然暴富,要是自己弄到了,别说是不再为娶媳妇发愁,就是买房买地、光复家业也不再是白日做梦了。

想到这里,销列心中顿生出必得灵药建木种子的心思。这种心思一旦有了,便一发不可收拾,觉得眼前世界竟都开阔了起来。他拿着修士犒赏自己的20两灵石,效仿两人购买的东西,悄悄的按原样给自己置办了一套,瞧准了他们转身离开的方向。想着赶紧回家收拾包袱,再出城追修士的步伐,死缠烂打的混在他们身边,怎么也能进的木王谷一探究竟。

回到家中,销列翻箱倒柜一番后,这才发觉,多年紧巴巴的过日子,除了老祖宗致死都叮嘱的一些祖传物品之外,家中所有的家产都已几乎被变卖一光,就连老木桌子配套的四把椅子,都卖掉了三把,剩下一把没卖也是因为要留着吃饭时坐着。再就还有一面古镜,据说是家传之宝,除了镜角的一处深深的裂纹之外,再无其他独特之处。销列草草将能带的都装进包袱里,再将铺盖打个包,绑上装着粱黍干炒的包裹,夺门而出。

正午的太阳烈焰无比,大街小巷的商贩熙熙攘攘的叫卖着,销列环顾一圈这个从小生活并熟悉的城池,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里默默念道,“宗族先祖在上,我销门刀笔世家建于白民,盛于白民,却于今朝止于我销列,虽心怀愧疚,也知是迫于世道炎凉、末世无奈。但我销列立誓,有朝一日,必修得圆满衣锦还乡,再造咱们正宗刀笔府衙,将刀笔精神代代传下去“。

销列小跑着奔向修士离去的方向,也顾不上与巴罗告别,径直出了城门。天涯路上,从此又多了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青衣小书生,凭着无知无畏的狡洁将这纷杂江湖搅乱了一遍又一遍……。

——标注说明——

①建木:《山海经》海内经:“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 大暤 爰过, 黄帝 所为。”

【原创声明:该原创小说持有版权,不得随意抄袭、借用,需转发请联系网站管理人员,涉嫌侵权行为者,请自负法律责任】

郑重声明:工作室官网中展示的原创小说【山海劫】【德音药铺】及相关有声作品均为工作室原创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website are from stuio, and the author of original Novel agree by the studio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0 君珩德音   |     技术支持:美享环球
Copyright © 2020 | http://www.shuzi110.com, | E-mail:272308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