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子敬破局

发布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05-21

销列原本还担心以巴罗这等小跟班的身份请司史贝海郭吃饭有点难度,毕竟人家新官上任牛气冲天,哪会看得上小人物的吃吃喝喝。可没想到,这贝海郭还真是大小便宜均不放过,非常痛快的便答应了。销列和巴罗觉得他们离发财更近了一步。

宴请当日,子敬先到,竟然还带了客礼敬上,见到销列也在,抱拳见礼后,倒也不拘束,只是一直询问销列巴罗无缘无故的请同僚吃饭的原因,销列自然也不言明,只说大家同朝为臣,子敬又是新来乍到,想来是缘份使然,因此略备薄酒,同欢同乐、促进同僚感情而已。子敬虽然仍是好奇,但也没有多想,觉得问太多总归失仪不妥,只好慢悠悠的与销列、巴罗闲聊喝茶,一边打发时间,一边等待其他同僚落座。

半驻香的时间过去,只见贝海郭大腹便便的走进正堂,一副用鼻孔看人的架势,同桌两个小吏窃窃私语起来,“听说这贝司来这之前一直是在轩辕之野拜师修炼呢,前任司史卸任前推荐的他,这年头还能坚持修炼可真不多见了,看来也是有点过人之处吧……“

另一小吏连忙搭话“关键是人家的身家背景也不错呀,据说是尊卢氏的后裔,虽说近百年尊卢氏后裔的势力大不如从前,但其家族每年还都和黑齿姜氏、凤狐两族及东海有些来往,落了平阳的虎也是虎呀,人家牛气点也正常“。

巴罗和销列在一旁自是听的清楚,相护看了看对方,销列心想,管你是什么来头,老子我拼的是实力和脑子,要说追祖寻宗,我们销氏还是神农氏的后裔呢,谁怕谁呀,你现在用鼻孔看我,不定哪日就让你对着我的胳肢窝求饶。

贝海郭慢慢悠悠的走到桌边,毫不客气的落座在主位上。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周边下属们寒暄起来,“各位同僚,真是不好意思,本该我这个司史宴请大家,可上任两三个月以来一直忙于各项事务,了解历年来刀笔史记和书录,还想着要抽个时间和大家讨论一下我发现的数个记录上的不妥之处。没想到巴罗这小子抢了我的活儿,为大家攒一饭局,也好也好,联络联络感情,方便一起办事“。贝海郭边说边把目光放在了一桌子的菜肴上。

“都是他妈的片汤话,我要做这位置上我能比他说的好……“巴罗咬着牙在销列耳边私语,”这水平都对不起我今天准备的这桌菜……“。

“呦,看不出巴罗还是个好食之人,单看这地儿选的就讲究,聚福楼,听说这是全城最奢华的酒楼吧,这一桌子的佳肴看着就不错。巴罗,没少花钱吧?“贝海郭看着斜对面的巴罗,用一种半讽刺半挑衅的语气阴笑着问到。

巴罗心知肚明,这一桌子菜的选择和安排是出自销列之手,花费也是销列出大头、他出小头一起凑出来的,心里暗想,等敲贝海郭一笔的时候也要加倍的算上这桌菜的本钱。此刻还需先忍耐,便使劲在脸上挤出个笑容,接道,“我哪里懂什么美食,就知道一分钱一分货,聚福楼的名气在这放着呢,东西肯定不会差。贝司是见多识广的人,吃食用具也肯定是讲究,我就是给大家攒个局,一起乐呵乐呵,这一百五十块灵石定的酒席虽没有龙肝凤胆麒麟髓,倒也菜品精致,冰盘落玉,巧夺天工……”,巴罗看贝海郭仿若有兴趣听下去,便喝口茶继续说。

“这聚福楼的招牌莫过于冰泉百花醴。据说是采用春花三十三种,夏花三十三种,秋花三十三种进行精酿,最后使用冬日头场瑞雪化冰取水,配以凌寒腊梅,凑足百花而成,闻起来绝对是六神松爽、 醇馥幽郁、万里馨香。入口后更是如饮甘露、优雅细腻、玉液琼浆。这香酿酒液可是我白民独有之物,聚福楼每日只卖五十壶,排队都没得买。我这可是三天前就预定好的两壶,借此助兴,借此助兴”。巴罗一口气把销列教自己的说辞背了出来,还相当满意的看了看销列。随后,便缓缓坐下,就等贝海郭的贪欲初露。

听着巴罗的介绍,好像真的能隔瓶闻到醇香游丝,贝海郭想着,这白民小国居然也有这等上品食饮,自知家族所居的淑士国虽有部分领土接壤北海,早年也是风水优佳之地,可是随着旷野山间的灵力消减,近几十年淑士国①连年灾害不断,他这样的氏族望门之辈虽能保住衣食无忧,却也与祖辈时期的锦衣玉食相比不能同语而论了,更别提能遇到什么稀罕食材和物件,徒有家族历史不过是虚名罢了,就连打着修炼的旗号窝在轩辕之野也实在是为了做样子给各氏族看,每年例行公事的登门拜访名望家族、妖族,送个薄利,也是为了蹭个脸熟。不仅维护了自己和家族门号,也好在这暗流涌动的末世争得一袭不被淘汰又能留名保势的位子。

想到这里,贝海郭看着难能一见的美味也顾不上什么礼仪,屁股还未离开主位,就直接伸出手拿起了桌上的百花醴倒入自己的酒杯中。众人也纷纷开始倒酒、起菜,要知道这种大手笔的酒宴可不是经常有,小吏们虽说觉得这路数不太正常,但有好吃的还计较什么,先品尝了再说。于是,一桌人端酒的端酒,夹菜的夹菜,气氛忽然变得异常的融洽起来。

销列和巴罗事先做好了商量和准备,两人约好,第一壶酒里不放药,待众人喝过两轮之后,再抽空下药。因而第一壶酒吃的相当惬意,贝海郭分分钟喝去了大半壶百花醴,巴罗则是和销列互动眼神,准备看好时机再行动。小吏们自是吃吃喝喝的东倒西歪,好不美哉。只有子敬坐在末座,一副不擅饮酒的样子,坐在一旁夹菜吃着。

巴罗心想不能让贝海郭白喝了好酒,看现状,是喝得挺尽兴,干脆趁机灌酒加速计划。于是,巴罗也一杯续一杯不断的递给贝海郭,二人倒也喝的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这边,销列看巴罗的样子,估摸着他搞定贝海郭问题不大,便转脸朝向子敬,开始实施诱导子敬的计划。销列端起酒杯对子敬说,“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总觉的见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问出此话,销列都有点吃惊自己张口便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更是有点分不清是真的似曾相似,还是没话找话。

”那我们到底见没见过?我倒也觉得好像见过“,子敬笑起来明眸皓齿,怎么看都逃不开那股娘劲儿。

“哎,不说这个了,想不起来了。我没出过白民国,你又不是本地人,按说,应该没见过才对”,销列似真似假的和子敬搭着讪,时而觉得眼前人并非陌路,又时而感到两人经历确不相干。

“你没出过白民国,可是我来过啊”,子敬浅笑着说到,竟然不等劝,就自己抿了一小口酒。

销列迅速的在脑海中努力的搜寻了一番近年来出现过的人,仍没有丝毫对于子敬的印象,回神一想,熟与不熟都抵不过”大业“,酒还得劝下去,于是又督促子敬继续喝,“别一个人喝,来”,销列举杯邀子敬同饮。

子敬倒是大方的欣然陪上,慢悠悠的接着说,“我小时候来过白民国,还碰到过一些挺好的人……就是不知道人家还记不记得我?“子敬停了停又说”男人有时就是不记事儿”,酒过一巡后,子敬的脸上已经浮出红晕,肤脂透亮,白里透粉。

“是吗,来白民国做什么啊,你祖上做什么的?“销列看到此刻微醺的子敬,只觉得这娘娘腔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喝点酒就”娇媚“成了这样,这要真是个大姑娘还不得祸祸死我们这衙门里的一众小吏们。

也是酒上了头的缘故,销列开始条件反射且半真半假的宣泄起长期以来不得志的怨气,“我的先祖呀,据说是白民国的创建者。按理说,当今君上应该是我的本家,可现在我都混到娶不上媳妇的地步了……”。

“我的祖上倒是对医方丹药有些了解,自幼便熟读医书。小时候,也是因为一些偶然的机遇,来过白民国采药”,子敬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闪着光继续道“那时候真是难啊……”。

听到这里,销列忽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哪不对,脑中闪过些什么,又没来得及抓住思绪端倪。顿了顿,觉得自己可能是这些天想坏点子有点烧到脑子了,会有一搭没一搭的多虑。他没继续多想,接着问子敬,“怎么现在不行医济世,反倒是考了刀笔呢?我是没那能耐,否则研究点药物,生活妥妥的”,边说边自嘲般的笑了一下。“刀笔司虽然吃皇粮,但实际上没有看起来那么好”。销列想起了过往讨生活的经历,颇有感触。

“我现在还是在研究一些丹药啊,一直都没停过……哎哎…不能再喝了,不能再喝了……”子敬边说边扶着头,放下手中的酒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靠在凳子上。

“你看,这一壶就快喝完了。咱俩其实没喝多少。都被那俩人喝光了。喂,我说巴罗,我们这一壶没了,那一壶你要怎么喝?”,销列对着子敬说完后,转头冲着巴罗扬了扬空酒壶。

巴罗正眯眼含笑的奉承贝海郭,闻言自然意会这是暗号,说到“剩下这一壶酒,我看还是热一下吧,喝着肚子也舒服”。巴罗想着热酒这事定是要自己跑一趟,不然可怎么下药呀,于是佯装着叫了两声小儿,便急忙又接着说,“天色已晚,看这没反应的样子,估摸着店小二也打盹犯困着呢,我亲自跑一趟吧。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烫一下酒,马上就回来”,说着,拿起酒壶奔向厨房。

销列心里明白巴罗要去干嘛,此时,就要靠自己牵制住贝海郭和子敬,好给巴罗争取到下药的时间。于是,他继续嬉皮笑脸的招呼子敬和贝海郭吃菜。见其他小吏也是酒足饭饱之状,为了更顺利的实施计划,销列开始启动赶人模式。

“喂,那个…..刚子,你不是今天夜里当值吗?“销列对着桌对面的一小吏喊道,”你这是喝晕了吧,别以为贝司在这你就可以松懈啊,咱贝司是个认真人。“说着快步走到小吏身边小声道,”赶紧该干嘛干嘛,这会儿他晕着,能和你称兄道弟的,等他醒了,你就不怕给你定个玩忽职守的罪?这翻脸跟翻书一样的人不好惹……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销列又把自己成功的装成了好人。

小吏顿时回过神来,想想是呀,这新司史才来了几个月,又甚少见他在司府露面,什么脾性还摸不清楚,万一真如销列所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整治自己这样的小卒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先保住这饭碗为上。小吏连忙谢过销列的好意提醒,和贝海郭打了招呼,提前退席了。

就这样,一桌子的人,三三两两的在销列各种伎俩和说辞下,纷纷撤席,一转眼的功夫就只剩下贝海郭、子敬和销列三人。贝海郭还美滋滋的吃着菜,晕晕乎乎的讲述着祖上的辉煌史记,子敬则是一旁听着,之前几杯酒带来的面红粉晕也渐渐的从脸上退却下去。

没多会功夫,巴罗小跑着回到包间,看到屋里只剩三人,知道销列已开始实施计划,一边说叨着一边给子敬和贝海郭倒上酒,“剩下的酒不多了,这酒稀罕着呢,其他人咱就不给留了,都是些酒混子,喝什么到嘴里都一样,没一个会品的”。说着,把两个酒杯分别推到贝海郭和子敬的跟前,“您二位不一样,一个见过世面,一个又是新同僚,这酒放在你俩的肚子里不浪费“。巴罗一副话糙理不糙的样子,随后转向销列。

“销列,你呢?,还喝不?“巴罗趁贝海郭和子敬没注意时,给销列使了个眼色。

“我喝不惯热酒,一会我自己再叫个酒喝”,销列领会话意,打岔说到。

“你们不喝,都… 都给我”,此时,贝海郭已喝的话都说不清楚,却贪心的还要继续灌自己,急着起身揽酒,把巴罗手中的酒壶一把抢到自己身边。

子敬礼貌得笑着端起酒杯,却在杯壁靠近鼻子的瞬间停住了手,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眉头略微轻锁,为保无误,他又将酒杯在鼻尖处晃了一晃,细闻了片刻。看了看酒,又看了看旁边的销列喃喃自语到,“这酒有点奇怪,温热了之后,好像多了种不同的味道……”

一旁的巴罗听到了子敬的话,连忙遮掩说,“能多了什么味道啊,不就是热酒的味道呗,想来这可能是百花醴独到的后劲儿吧”,巴罗显得有点慌。

贝海郭自是不用劝酒,不假思索的将面前的一杯酒直接喝了下去。子敬见状,觉得不好再推脱,看了销列一眼,便重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销列和巴罗见两人都已喝下药酒,为了把戏做的更自然,纷纷也开始夹菜吃食。

只是此刻没人注意到,子敬偷偷将一颗丹药放入口中,慢慢咽下。待丹药顺利入腹,子敬转向巴罗,说“我头有点晕,想喝点茶,巴罗,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拿一个空杯子,倒点茶?”。巴罗一听大喜,以为是药劲儿上来了,想着先依着他们来,便起身去厨房找杯子。出门的时候,巴罗回头望了一眼贝海郭,看到他东倒西歪的慢悠悠趴倒在桌子上,巴罗心中暗喜,判断着等自己从厨房回来时应该就是子敬晕倒之时了。

巴罗离开后,子敬突然拉住销列的手,悄悄说,“这酒有问题,别喝了”,然后重新端坐,佯装着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

销列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明白自己心里始终有的那一份不对的感觉是什么。想到,子敬家族世代行医,对药物的研究远胜其他人,打眼一观,伸鼻一闻,就已经可以确定酒有异样,这样的人还怎么将其迷翻。幸好,看子敬提示自己的架势,像是误会成巴罗想要对付在这的其他三人,尽是把销列也当做了一起被陷害的难友。销列立刻动脑思索应对之策,此刻,终止计划显然不现实,既浪费了药,又面临着前功尽弃,但是继续往下走可怎么圆场呢?

随机应变向来是销列的强项,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只见销列狠下心来,把巴罗原酒杯中的酒瞬间倒掉,拿下已“昏睡”过去的贝海郭手中的酒瓶,把剩下的一点酒底子倒在了巴罗的酒杯里。子敬诧异的看着销列的这一系列举动,摸不清头绪,不知道销列想干什么,只能静静的看着事情继续发展。

门被推开,巴罗拿着一套茶杯进来,倒上热茶,放在子敬的面前。眼睛瞟见已经昏睡的贝海郭,又看了看子敬还是一副没什么事的样子,心想可能是酒不足量,于是,试图接着劝酒,他端起放在自己位子上的酒杯,对着子敬说道,“看来贝司酒量有限呀,这点酒量,还非要喝这么多,来来,咱们三个喝,先干为敬”。巴罗一口饮下药酒。

巴罗把酒杯放下,刚夹了几口菜放在嘴里嘎吱嘎吱嚼着,便感觉眼前一切虚虚晃晃,好像每一个物件都在摇摆。销列在晃,子敬也在晃,巴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觉得只要自己不动,眼前的东西应该也就不动了,可是,销列和子敬还是在晃动,他抬起手对着两人说,“你们两……你们两别晃了,看着晕,看着晕……”,说到此处,巴罗便仰头歇过去。

“这种药物对人没有性命之忧,但可迅速将人迷晕,功力尚浅的人在迷迷糊糊时容易受人控制,道行略深的人呢,少说也能昏过去个大半天”,子敬对着销列小声说到。

销列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清秀的小生,心想,还真是不能小看了他,这种药之稀有不是人人都知晓其功效的,这子敬居然能够准确的说出药的作用,看来在药的见识上,自己是玩不过人家。

“那我问问这个巴罗准备干什么”,销列装作不知实情得对子敬说到,“你先避一避,我得好好审审这个巴罗,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必要时,给他上上刑”。

“那你问吧”,子敬还真不愿意掺合这事儿,巴不得销列去做,眼看着销列把巴罗像拖死狗一样拖到了包间的里屋。

不一会儿,销列从屋里出来,假装很气愤的样子对子敬说,“巴罗这货真不地道,你猜怎么着?原来,他是想脱光你和贝司的衣服,放在一张床上爆个龙阳丑闻,这样一来,既可以拿住贝海郭的把柄,最终升官发财,又可以顺势把你赶出刀笔衙门”。

子敬听闻到这里,脸色时而泛红、时而煞白,只觉得世风日下、人心龌龊。他往屋里看了看,忽然对着床的方向“呸”了一声。

“子敬,干脆咱们把他俩脱光了,爆个丑闻吧”,销列豁出去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必须要走完,只是对象从原来的贝海郭和子敬,换成了贝海郭和巴罗,只要效果达到一致,过程如何就不用计较太多了。

还未等子敬回过神来,销列撸起袖子走进里屋,唰唰唰得几下子就扒光了巴罗的衣服,然后就是贝海郭……

子敬连忙背过身,听着屋里传来得撕扯声,脸涮得一下又红了,支支吾吾得说,“你… 你们… 哎呀,我不管了,你折腾吧“,说着跑了出去。嘴里还嘟囔着,“真是的,看来是真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标注说明——

①《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国名曰淑士,颛顼之子。”

【原创声明:该原创小说持有版权,不得随意抄袭、借用,需转发请联系网站管理人员,涉嫌侵权行为者,请自负法律责任】

郑重声明:工作室官网中展示的原创小说【山海劫】【德音药铺】及相关有声作品均为工作室原创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website are from stuio, and the author of original Novel agree by the studio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版权所有  ©2020 君珩德音   |     技术支持:美享环球
Copyright © 2020 | http://www.shuzi110.com, | E-mail:2723085@qq.com